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世同的博客

 
 
 

日志

 
 

由主色调争论引起的城市规划思考  

2007-03-25 10:5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广州因首次公布色彩规划方案,建议主色调定为黄灰色,并广泛征求公众意见,结果引起很大争论。有报道称,广州市民对主色调定为黄灰色感到很茫然,而有些专家则表示色彩规划没有太大必要,建筑色彩应该因地制宜;而官方解释三大争议的焦点:主色调不等于单一色、黄灰色不等于全城一色、建议色不等于强制色,并解释选黄灰色为主色调的理由,主要是黄灰色在广州分布最广;更有意思的是,媒体还爆出档案馆史料显示广州市国内最早确定城市色的城市,72年前就曾定黄色为市色。

   主色调问题是比较专业的问题,我也很难发表有建设性的意见,但总觉得将一冷一暖的色调同时定为主色调似乎并不太妥。有筑专家建议黄白为主色调、红绿为辅色调,我觉得这个意见会比较合理,这样可以避免因“撞色”而导致整体色彩的不协调,消除“陈旧”和“不舒服”的感觉。

   其实,我并不想参加城市色彩的讨论,我甚至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将这么专业的问题,交给完全没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市民来讨论的必要。如果,规划部门够专业和够权威,应该完全有能力为广州市民作主。当然,我还是为规划部门尊重民意的做法表示感谢,至少市民也可以在一些城市色彩这些表面的问题上,发发议论、表表态度,享受一下“民主”的权利和义务。

然而,我觉得影响广州城市规划的关键,应该并不是这些表面的色彩问题,而是深层次的规划格局、格调和风格等方面的问题。我在2000年2月曾写过一篇名为“再现广州的岭南风采”的文章,但在当时并为引起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重视与关注,现在看来仍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全文抄录如下:

 

“回顾广州的建筑史,除了一些古老的塔庙、寺院外,历史久远、又很有名气的建筑并不多,比较有名的建筑物大多是近代兴建的。比如:中山纪念堂、中山大学、市府大楼、海关大楼、爱群大厦、南方大厦、海珠桥,还有西关的大屋、东山的官邸、沙面的洋楼,以及繁华闹市的“骑楼”等等。

如今,这些建筑有些已被拆除或改建得面目全非,有些虽已破旧但昔日的姿采仍依稀可辨,有些经过翻修或重建风采依然不减当年。 正是这些近代建造的、别具一格的建筑,构成了广州独特的岭南风采,形成了一种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合璧、推陈出新的建筑风格。但是,这种岭南风采和建筑风格已经或正在逐渐消失。

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广州市的新兴建筑可谓乏善足陈,标志性的建筑更是屈指可数。只有27层的广州宾馆和33层的白云宾馆较为出名,还是沾了广交会的光而成为当时的全国之最;再就是东方宾馆、交易会、华侨新村和人民桥,此外好象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建筑了。

改革开放以来,广州市的城市建设可以说是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硕果累累:白天鹅宾馆、中国大酒店、花园酒店三家五星级宾馆各具建筑特色;63层的广东国际大厦、81层的中信广场和世贸大厦等高层、超高层建筑独领风骚;海印大桥、广州大桥、江湾大桥、解放大桥、鹤洞大桥,还有华南大桥彩虹般地飞架南北;新开辟的天河小区建有体育中心、购书中心、天河城、中信广场、时代广场、火车东站及车站广场等设施,已基本形成新的广州市中心;地铁、内环路、外环路这些跨世纪的大型交通项目,正在不断改善广州市的交通条件;东湖新村、五羊新城、珠江新城以及近年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生活小区,为广州市民安居乐业提供了良好的居住环境。

然而,巨大的城市变迁对广州旧有的岭南风采和建筑风格却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和影响,而现代的建筑又因缺乏个性与特点未能形成新的格调和风采。现在,广州的现代建筑很多是从国外和香港照搬过来的。这种“拿来主义”也并不是不好,但如果在“拿来”的同时,也能象过去那样采取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合璧、推陈出新的方法,形成与众不同的岭南风采和建筑风格,那就更好了。

北京的现代建筑大多被加上了一个大屋顶,这一做法尽管遭到了许多批评,但却对保持古都风貌颇有助益,并成为当地建筑的一大特色。苏州的园林是十分出名的,但若没有建筑风格上的配合,也会黯然失色;苏州的建筑不仅在造型方面很有特点,白墙黑瓦的色调运用也十分独到,而且许多现代的建筑也仿照这种格调来兴建,使苏州的特有的建筑风格可以保存并延续下去。

广州的城市建设能否也借鉴一下其他城市的这些做法,使具有岭南特色的建筑风格得以保留、继承和发扬,从而再现广州的岭南风采。例如:颇具地方特色的“骑楼”,能否在新建的繁华闹市中用现代化的方式保留下来,这样既可适应南方日晒多雨的气候特征,又有助于形成岭南的建筑特色。再比如,广州现在的高层建筑大多戴了顶尖帽子,这当然也可视为一大特点,只是有些不伦不类。而采用中国传统的瓦顶建造的高层建筑却极为罕见,即使是瓦顶也多为泊来品,而非国产货。反而象中山大学那种颇具民族特色和岭南风格的红墙碧瓦式建筑,却没有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能否在广州的城市建设中走出一条新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合璧、推陈出新的路子?能否将广州早期形成的建筑特色在现代建筑中加以继承和发扬?能否再现广州的岭南风采?这些问题亟待我们思考和解决。”

 

   本来,“中空”的战略使我已经对广州的规划和恢复再现岭南风采彻底失望了,但现在“中调”的战略又好像使我对此看到了一线希望。希望我们不要再犯像当年拆除中山五路商业街而又无法重建那样愚蠢的错误了;也希望我们不要再在“修旧如旧”的招牌和幌子下将广州岭南建筑和文化的积淀彻底清除。我最近看到北京南高第街一带都被刷上了“拆”的大字,感到十分不解和不安,难道广州的官员和商人就容不下这样一条旧街吗?我也曾陪著名的行为艺术家舒勇察看六榕寺后面的两条旧街道的改造工程,当他见到传统岭南风格的街区和民居被善意地毁坏,许多文物级的建筑被粉刷和装潢一新,却还被美其名曰为“修旧如旧”,他十分气愤和无奈,他说:这种做法就跟把千百年的旧铜器打磨一新的做法一样愚蠢,他十分期望也十分愿意为保留岭南街区和民居做些事情。

   可能说得有些离题了。总之,我是希望广州的规划部门不要总是做些表面文章,广州的城市规划一直是比较滞后和落后的,常常是规划赶不上变化,要在观念、思想和方法上加以改变,才能为广州城市规划出美好的未来和远景。

 

                                2007年3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